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北之乱】(10)【作者:157695737】
【江北之乱】(10)【作者:157695737】
字数:64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江悍龙远远看到蓝灵破窗而入,接着一个赤裸的男人从窗口飞出,没命似的奔逃。

  江悍龙感觉不妙,展开身形冲入房间。

  看到江悍龙蓝灵先是一惊,随即收住惊讶的表情,笑脸盈盈的说:「江大帮主不去截击霹雳堂的人,怎么有空追随奴家?」床铺上朱昭口中鲜血还在慢慢涌出,一根黑色类似峨嵋刺的东西刺破血管,穿颈而过,鲜血如决堤的江水奔涌而出。

  「你杀了他?」江悍龙看到蓝灵纤手上被溅上的血珠问。

  蓝灵把手上血珠按在衣服上擦了擦,伸手指了指地上黄六的尸体,和尸体旁边赤裸的梅儿说:「这种人死不足惜。」「爹」梅儿扑在黄六尸体上放声痛哭。
  蓝灵走到梅儿身边,用手轻轻抚慰梅儿纤细的裸背。纤手触及光洁的皮肤,只觉皮肤如火烫,蓝灵心中生疑,她低下头仔细看了看梅儿脸庞。

  梅儿虽是哭泣,面色却显得润红,明亮的眼睛虽是珠泪滚滚,却有一丝迷离的雾气。樱唇轻启处,连呼吸都是火烫的。

  蓝灵急步走到朱昭的尸体边,在他衣服中翻找,从他锦衣内袋中翻出一个白玉般的瓷瓶,蓝灵拔出瓶塞放在鼻下闻了闻,心下释然。

  「爹,你醒醒,不要丢下梅儿。」梅儿和凄惨的哀号让人揪心。

  哀号声越来越小,几乎微不可闻,梅儿似乎睡着一样趴在父亲的尸体上,赤裸的身体上泛起丝丝红印在在皮肤上快速蔓延。

  「她中毒了?」江悍龙惊问蓝灵。

  「只是中了媚药。」蓝灵得意了摇了摇手中那白玉一样的瓶子说。

  「可有解药?」江悍龙看蓝灵依然在翻找朱昭的衣物。

  「这玉瓶之中乃是玉女欲液是至淫之物,无药可解,唯有……」蓝灵瞄了瞄江悍龙的下身,眼神中充满媚惑。

  「这不可能,她还不到十四岁。」江悍龙下意识的用大手按在腿间。

  江悍龙知道蓝灵这个白虎堂主生性嗜淫,在淫药淫术方面是行家,如果蓝灵认定没有解药就绝对无药可解。

  「十四岁怎么了?在我白虎堂还有十四岁的为卓长老生下孩子的。」说话间蓝灵眼神变得炽热。

  「姐姐,我好热。」梅儿已经变得意识模糊,细嫩的手指用力揉捏粉嫩的乳头,另一只手撕扯着自己紧闭的蜜唇。

  「如果没有男女交合她会把自己的身体撕碎。」蓝灵平静的看着江悍龙说。
  「我不能这样。」江悍龙内心拼命挣扎。

  「你喜欢这样的,喜欢这样幼嫩的身体。」蓝灵声音变得低沉而轻柔,就像母亲诱哄幼儿入眠的摇篮曲。

  梅儿在江水中挣扎的身影,那上岸后诱人的身姿,客栈中那狼吞虎咽的表情,白天那些经历快速在江悍龙脑海中闪现。

  「叔叔,我叫梅儿,今年十三岁,你可以叫我梅儿。」与梅儿在江边初次见面时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

  江悍龙身体变得炽热,眼睑慢慢闭合,全身变得松驰。

  蓝灵声音更加低沉,像是母亲般轻柔。看着松驰的江悍龙,蓝灵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悍龙,救救我们的儿子。」青铃哀求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

  江悍龙双拳猛然紧握,虎目骤然圆睁,怒视蓝灵。

  蓝灵一阵心惊,从来失效过的迷幻术竟然失效,面对怒狮般的江悍龙,蓝灵如坠冰窟,只觉得通体冰寒。

  「最后一次,如果再试图操纵江某,就得问一下我手中的刀。」江悍龙一字一字,掷地有声。

  江悍龙说完,蓝灵松了口气,就刚刚那一瞬间,江悍龙无与伦比的霸气重压之下她感觉到自己红衣下有肚兜已经被冷汗浸湿。

  「热……」梅儿疯狂的撕扯自己的身体,幼嫩的乳尖被纤手狠狠的拉拽。尖锐的指甲深深刺入娇嫩的乳蒂,鲜血慢慢从指甲的缝隙中溢出。

  「当真无药可解?」江悍龙冷冷的盯着蓝灵问。

  「玉女欲液入体多时,淫毒已深入腹心,侵入子宫。」蓝灵停顿了一下,偷眼看江悍龙。

  「有屁快放。」江悍龙紫金龙鳞刀重重砸在地面,眼神中充满杀意。

  蓝灵见江悍龙心生杀意,忙调运全身的内气,只要在江悍龙稍有异动,便要迅速逃离。

  蓝灵断续说:「此淫毒霸道异常,若不解毒这姑娘会欲火焚身,刚开始会不断撕扯损伤自己的身体,如不制止欲火,半个时辰内急火攻心,必会脱阴而亡。」
  「如何解救?」江悍龙不耐烦的问。

  「男人精华对于此毒有奇效,只须精华进入子宫,便可快速解毒。」蓝灵轻咬下唇,弯弯的笑眼盯住江悍龙下腹。

  「无其它办法?」。

  蓝灵肯定的摇头说:「别无他法。」

  「好热……啊……」梅儿幼嫩乳蒂下血迹顺着尖锐的指甲快速流淌,另一只纤手抓挠着平滑的下腹,光洁的下腹条条血痕分外刺眼。

  「只有半个时辰了。」蓝灵看着犹豫不决的江悍龙说。

  素有江北第一人之称的江悍龙面临无法抉择的困境,一面是江湖道义,一面是鲜活的生命。

  蓝灵走近江悍龙,双手解开他的衣服说:「都这种时候了还在犹豫。」蓝灵极善察言观色,她知道江悍龙到了难以抉择的十字路口,此时任何的人的轻微举动都可能影响江悍龙的走向,她需要江悍龙向着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卓临青需要泯灭良知的江悍龙,也只有泯灭良知的江悍龙才更容易受到他们的控制。
  蓝灵拽出江悍龙黑粗的肉棒,牵引着江悍龙走向梅儿。粗硬的肉棒握在手中满满当当,火热的温度让蓝灵俏脸发烫。蓝灵忙深吸一口气,再快速把梅儿赤裸的身体抱到床上,让她结实的大腿在床边分开。

  几根稀疏的绒毛点缀着梅儿光洁的蜜穴,也折射出少女的幼小。幼嫩的蜜唇已经被梅儿撕扯的不成样子,大腿内侧道道血痕让人惊心。

  蓝灵把江悍龙推到梅儿两腿中间说:「再不施救梅儿性命不保。」蓝灵握住江悍龙黑粗的大肉棒,按在梅儿处女的蜜穴上,硕大的龟头挤压着娇嫩的肉唇,由于龟首的挤压,蜜唇嫩肉向下凹陷,随着蜜唇的凹陷,大腿根部的嫩肉开始向蜜穴拥挤,包裹挤压着硕大的龟首。

  「啊」梅儿尖叫着,像是急流的江水中抓住了救命的木头,纤细的手掌握住火热的肉龙,用力向自己蜜穴挤压。

  只是肉龙太过巨大,阅人无数的蓝灵都难以承受,更何况尚未开苞稚嫩少女的紧窄蜜穴。

  尽管少女紧窄的蜜穴已经完全润湿,湿滑的爱液四处流淌,那硕大的龟首堵在娇嫩的洞口难以寸进,龟首在梅儿的挤压下顺着湿滑的淫液在梅儿稚嫩的股间滑动,不时的摩擦花蒂激起梅儿阵阵战栗。

  敏感的龟首摩擦的淫液上,粗硬异常,看着稚嫩的肉体,江悍龙有一种难言的愧疚,愧疚中一阵莫名的兴奋。

  「占有她,操烂她」脑海中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江悍龙敏感的神经。

  江悍龙双手把住梅儿纤细的柳腰,硕大的龟首认准穴心,腰腹慢慢用力,暗红的龟首一点点陷入蜜穴。

  梅儿紧握肉龙的手背青筋凸起,红润的小嘴大口的喘息。

  蓝灵站的床边,微微下弯的笑眼中闪现异样的神采,她喜欢看到稚嫩的肉体被肆意破坏,喜欢看到娇嫩的处女暴力开苞时蜜穴间鲜血淋漓的景像,那种变态的景像让她莫名的兴奋。

  她似乎看到粗大的肉龙被处女的鲜血染红,这种兴奋让她俏脸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彤彤,紧闭的腿间欲火涌动,娇嫩的蜜穴间淫液横流。

  忽然之间她看到江悍龙阴阴一笑,粗糙的大手一把将她按趴在床边。

  「你要救她呀。」蓝灵有些不解的说。

  江悍龙一手按住她后背阻止她乱动,另一只手一把将她火红的衣服撕破,由后背一下扯到臀后,衣服由腰侧滑落,浑圆的肥臀赤裸的在空气中高挺。

  江悍龙挤进蓝灵腿间,粗硬的肉快速的挺进,硕大的龟首狠狠挤入蜜穴。健硕的小腹用力的拍打在肥臀上。

  「啊,好爽」。蓝灵趴在床沿尖叫着,纤手用力抓紧锦衾。肥美的屁股用力的翘起,迎接肉龙的肆虐。

  没有多余的言语,江悍龙像发了狂一样猛干蓝灵,粗大的肉棒一如他厚重的紫金龙鳞刀一样势大力沉,把蓝灵娇嫩的蜜穴顶得变形,撕扯出不可思议的宽度。
  「啊。」蓝灵浪叫着,纤手撑在床沿,胸前吊钟般的大奶在江悍龙的冲击下剧烈的前后狂甩,甩动间乳尖不停的摩擦着床边。

  梅儿就在蓝灵眼前,少女稚嫩的蜜穴已经完全润湿,蓝灵费力把身体扭向梅儿,红唇微微张开一口含住眼前鲜嫩多汁的蜜穴。

  梅儿娇躯一下绷紧,纤细的手指猛然握紧大腿间蓝灵的乌亮黑发。

  江悍龙猛的撞击蓝灵肥翘的屁股,蓝灵身体被撞击的向前扑去,火热的香舌一下刺入梅儿紧窄的蜜穴。

  「呜」樱唇轻启处发出急促呻吟,梅儿紧绷的身体一阵战栗,修长结实的大腿一下夹住蓝灵的俏脸。

  感觉到江悍龙后退,蓝灵双手按住梅儿膝盖,把紧夹自己脑袋的大腿有力分开,滑嫩的香舌在梅儿蜜穴间轻舔。

  「啪」的一声江悍龙再次狠狠的撞击蓝灵挺翘的肥臀,香舌再次刺入梅儿的蜜穴。

  「呜」梅儿茫然的脸庞露出迷醉的神情。

  江悍龙看得兴奋,蓝灵在自己的撞击下香舌不停的刺入梅儿紧窄的蜜穴,激起梅儿短促的淫叫。看得江悍龙欲望更炽,双手抱紧蓝灵肥臀,更加快速的抽插蓝灵湿滑的蜜穴。

  在江悍龙快速的撞击下,蓝灵浪叫着的同时香舌快速进出梅儿的蜜穴,勾起丝丝爱液,润湿了她的舌尖、唇边。

  蓝灵的浪叫与梅儿呻吟此起彼伏,形成美妙的淫曲,不停的燃烧江悍龙的欲望。

  随着江悍龙猛烈的撞击,蓝灵娇嫩的身体也在不断的上移,红润的嘴唇顺着蜜穴,经过平滑的小腹一路向上,把梅儿刚刚发育的嫩乳乳尖含入口中,香舌轻轻的搅动着乳尖。

  蓝灵已经跪趴在床上,在她的身下是梅儿娇嫩的身体,梅儿稚嫩的身体在蓝灵的身下显得幼小,两人的蜜穴却是上下堆叠,江悍龙在此起彼伏的浪叫声中虎吼一声,巨大的肉棒迅猛的穿入蓝灵的蜜穴。

  「啊」蓝灵一声亢奋的淫叫,但觉肉棒在体内快速膨胀,俏脸猛然上仰,红润的嘴唇用力张开,发出垂死般的淫叫。

  江悍龙快速推开蓝灵,硕大的肉龟快速顶在梅儿稚嫩的性器,紧紧的压在蜜穴入口,把蜜穴口微微顶开,蜜穴入口被紧紧封死不留丝毫间隙。

  那粗大肉棒在梅儿腿间快速脉动,肉龙上青筋暴起,粘满淫液的肉龙显得狰狞,暗红色硕大龟首充血膨胀。

  浓稠的精液被射入梅儿蜜道入口,江悍龙不敢丝毫的松解,粗大的肉龟依然封紧蜜道入口。

  「你这样不行,我来帮你。」蓝灵喘息着说。

  江悍龙也感觉射过精的肉龙开始疲软,很难再封堵蜜穴,只好听从蓝灵摆布。
  蓝灵纤手握紧肉龙,另一只手把梅儿身体反转,让梅儿趴在床上,然后扶着梅儿腰间把梅儿圆翘的小屁股向上拉起,让梅儿双膝跪在床上,圆臀高高翘起,俏脸连同上身稚嫩的椒乳趴在床上。

  「这样屁股在上面,你的精华才能向下流入子宫。」蓝灵推开封堵在梅儿蜜道的肉龙说。

  梅儿像狗一样趴在床上,白嫩的屁股说不上肥大却十分挺翘,股缝间的蜜穴入口处盛满了白浊的精液,蓝灵抱定梅儿的屁股,香舌不断的梅儿蜜道口捣弄,蜜道口溢出的精液不断被香舌勾起,再压回蜜穴,浊白的精液缓缓穿越玉门,流向子宫。

  片刻之后梅儿疯狂的动作开始放缓,茫然的眼神慢慢开始回复光泽。

  看样子精液还是起到了作用,江悍龙松了口气。

  蓝灵不时的回头,舌头挑起浓稠的精液轻轻的在唇边晃动,魅惑的笑眼,让江悍龙本来已经疲弱的肉棒再次昂首。

           ***** ***** ***** *****
  袁硕朦胧的睁开睡眼,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哪里?」袁硕肥胖的手指四下摸索。

  冰冷的地面凸凹不平,四周同样不平整的墙面冰冷异常,精铁铸就的铁栏并排而立,空气中散发淡淡的湿潮。

  「这他妈是地牢!」袁硕摸索一阵后发现。

  「谁他妈把你袁爷爷关起来了?」袁硕怒吼着,肥胖的双手拼命摇晃铁栏。
  袁硕号称滚地雷,虽然身材矮胖,却蕴涵极大的力量,他巨大力量的摇晃之下铁栏却巍然不动。

  狭小黑暗的地牢中,充斥着袁硕的狂吼怒骂,只震的地牢嗡嗡作响。

  「袁硕」林月柔声音依然娇柔,语调中却带着训斥,能让人感到内心的愤怒。
  牢门轻启处,林月柔手持火把与袁硕隔着铁栏对视。

  火把将窄小的地牢照的雪亮,林月柔身上裹着黑色夜行衣,夜行衣紧裹着纤细的腰身似乎把整个人分成两段,上半段那只有成熟妇人才能拥有的宏伟双峰怒挺着,大有裂衣欲出之势,下半段圆翘的肥臀被黑色上衣覆盖,通过上衣的下摆处那双结实修长的大腿能够想像肥臀完美的圆翘,林月柔散发成熟女人惊人的诱惑。

  每次看到林月柔这身装束,袁硕就能感觉到下腹的火热。

  「嫂子,这地牢……?」袁硕咽了咽口水说。

  「你可曾记得重伤振天?」林月柔双眼盯着袁硕问。

  「大嫂,你说什么呢?」袁硕一脸的茫然。

  「昨天下午,你突然闯入大厅,重伤振天的事你都忘了?」林月柔面色微怒的问。

  「昨天下午……昨天下午。」袁硕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就好像脑袋是空的一样,这些天的记忆似乎都变得遥远。

  袁硕肥胖的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圆滚的脑袋,努力去回忆之前的种种。
  他似乎丢失了一部分记忆,脑海里一片混沌,朦胧的脑海中不时有一片惊人的白皙闪现,然后是林月柔赤裸的身体,那硕大的乳球颤抖着闪现的感觉是那么真实,如樱桃般的乳尖傲挺红嫩,连乳尖旁边细微的颗粒都似乎真实的存在。
  袁硕再次咽了咽口水,脸色变得诡异起来。

  「可曾想起什么?」林月柔清澈的双眸紧张的注视袁硕。

  张海曾说过身中迷情眼的人对于被激活期间的行为不会有任何记忆,林月柔却不放心,袁硕身上迷情眼被激活时,她正被相公压在桌子上猛操,当时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袁硕的眼前。

  「没有,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袁硕茫然的看着林月柔说。

  「哦」林月柔松了口气,微微抿起红润的小嘴。

  「我这是怎么了?我真的伤了大哥?」倾刻间袁硕脑海中又闪现自己铁锤重击在大哥赤裸的胸前。

  林月柔没有回答,袁硕从她冰冷的表情已经知道答案。

  「嗵」的一声,袁硕双膝跪地,额头重重撞在地上。

  「大嫂,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大哥。」袁硕语调哽咽,不停的磕头。

  圆滚的脑袋不停的撞击着地面发出咚咚的声响,袁硕哽咽变成失声痛哭,想到自己结拜大哥伤在自己手下,袁硕内心愧疚不已。

  原来威猛的袁硕痛哭的像个孩子,碰撞地面的额头已是鲜血淋漓,完全没有了江湖中刚猛的形像。

  林月柔于心不忍,她蹲在铁栏外,纤手扶住袁硕的肩头说:「三弟快起,别伤着自己。」袁硕穿的单薄,林月柔那纤细手掌柔腻的触感让袁硕一阵心痒,抬头看时,林月柔的俏脸就在眼前,隔着铁栏俏脸柔嫩,雪白,不自觉的让个想要触碰,抚摸。

  林月柔蹲在铁栏旁边,上身前探,纤手伸长才够到袁硕,由于身体前控,在她纤手碰触袁硕肩头时,铁栏隔着胸前夜行衣压入她丰硕的大奶。

  袁硕肥胖脸上那圆滚的小眼珠上下扫视林月柔,花生粒似的眼球似乎放也光来。

  林月柔方觉失态,俏脸晕红,腾的一下站起来。

  「大嫂,对不起……,大哥……,他……」袁硕看着微怒的林月柔有些语无论次。

  「徐放已经看过振天了,没什么大碍,养一两个月伤就好了。」林月柔再次变得冰冷。

  「那就好……那就好……」铁锤的威力袁硕知道,更何况铁锤正中雷振天的前胸,雷振天必是九死一生,如今听到大哥没大碍袁硕心中的大石才算放下。
  「你还记得何时中了迷情眼?」林月柔问袁硕。

  袁硕不假思索的说:「就在你袭击麻瑞的时候,我看到了江悍龙的目光。」
  「嗯。」一切都在林月柔的预料之中,她记得自己当时也与江悍龙对视如果说袁硕当时中了江悍龙的迷情眼,而自己应该也身中迷情眼,想起江悍龙冰冷的目光,林月柔心中的寒意再次慢慢升起。

  「你是如何被人控制?」林月柔问道。

  袁硕双眼微闭搜索着自己记忆:「就是在马房时,我看有人从马房中冲出,我追去,追到林子边那人忽然回头,他那双眼睛似乎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之后的事情我再也想不起来了。」

  「你身中迷情眼,极易被人控制,我们只能先将你控制在这地牢,等有解救之法再放你出来,在这之前你万不可离开。」林月柔交待袁硕。

  袁硕苦笑着说:「数尺厚的青石墙,海南精铁铸就的铁栏,放眼天下也难有人能从这里逃出,大嫂大可不必为袁硕操心。」袁硕语调冰冷,显然对林月柔囚禁极其不满,又想不出任何安全的办法。

  林月柔当然能听出袁硕的不满,为了大家的安全,她只能委屈袁硕。

  「能不能让人点上蜡烛?」袁硕也知道让林月柔把自己放出是万万不能,只是他还不习惯黑暗。

  「嗯,我让人帮你点上蜡烛。」林月柔把火把留下,留身向门外走去。
  看着林月柔离开,昏黄的火把照亮下,林月柔的背影曲线玲珑,柳腰款摆,肥臀随着柳腰的摆动轻扭着。

  袁硕忽然有种错觉,觉得林月柔像极了一只发情的母狗,在摇臀尾乞怜。
  这端装冰冷的大嫂何时变得如此妖娆妩媚?袁硕脑海中再次闪现林月柔赤裸的身体和狂跳的玉乳。

  PS:欢迎原作者亲自光临第一会所发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