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镜像世界】(第1-2章)作者:不败酋长
【镜像世界】(第1-2章)作者:不败酋长
字数:11000


  独自坐在马路牙子上望着路上的行人匆匆,车水马龙,女人们也仿佛将这一条条道路当成了露天的T台,且不论高矮美丑肥瘦,都有意无意的展示自己的妩媚,各色的小汽车时不时按起喇叭嘈杂的让人心烦。不过我只听得见自己肚子咕咕的叫声,仿佛我压根不属于这个世界,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身上也已毫无分文。

  落魄至此我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能有点吃的,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半倚着路灯环首望了望,只有垃圾桶显得入眼,大概是因为这垃圾桶现在和我的形象挺搭配吧。又摇摇晃晃慢慢地走向了垃圾桶,走近了一看,一直瘦弱的老猫正趴在里面翻腾来翻腾去找吃的,见我靠近立刻很警觉的看着我,夜里花猫浑圆的眼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我,嘴里还发出呜呜的警告声。我苦笑一声,罢了,就不跟你抢吃的了,说不定你还有家要养着,我一个人再别处寻去。

  能去哪儿呢?我咬了咬牙,挺起胸来深深地呼吸一口,皱起眉来暗暗发狠,不管怎么样,先吃饱了再说,别的什么他妈都不管,偷也好抢也好,就算被抓了还能吃皇粮呢!跺了跺脚给自己提口气。我去哪儿干呢?这里人这么多我又穿的脏兮兮的一进商店肯定会立刻被人盯着,肯定做不了。一面暗骂人狗眼看人低、凭衣服看人,一面又有点自卑。居民区?小区保安估计就把我拦下来了。猛地想起这附近有一片租房区,全部都是各地来此打工的租房集中地,我只偷点够我吃的,想来大家都是外出,他们也能理解,他日若能飞黄腾达,今天我这一饭,将来千金奉还!

  想到这里,我定了定神,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迈步往这租房区赶来,这地方平日里治安就不好,也没个保安监控摄像头什么的,一路也不避人径直往房区深处走去。七拐八拐之后不敢再转了,再转怕就算得手了自己也不认得回去的路了。
  看到这么一家,灯黑着,没有防盗窗,还是二楼,就是窗帘是拉着的,里面有什么没什么不清楚。就决定是你了!我顺着一楼的窗子爬上了二楼的窗子,心里像是浇了热油又像是打了寒霜,一阵一阵说不清的滋味,这我可就是行窃了。一边担心着爬的时候被人发现,一边也纠结自己就这样行窃了。唉!心里再三嘀咕着,我只拿点吃的,他日必将奉还!

  好歹还算比较顺利,翻窗户成功进了屋子,刚一推开窗帘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儿,有点像是香水的味道,我也不懂香水,也不知道是女人特有的味道,还是什么香水的味道。翻进屋一看,果是女人的房间,打点的井井有条,有几样不多的化妆品、护肤品摆在镜子前。屋内装修的居然很精致,不像是个出租房的样子,只是那股气味一直散不去,多了股暧昧的味道。我没心思顾得上这些,赶紧打开冰箱,运气不错,有一份小蛋糕,两根黄瓜,几根火腿肠,一大袋火腿。顾不上那么多,立刻拿这些能吃的祭了五脏庙。一顿狼吞虎咽之后,算是吃饱喝足了,也忘了进门时的羞愧和本意。突发奇想,想看看这姑娘的屋子里都有些什么,反正我也不拿,就看看,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经不住这诱惑,便将屋里的抽屉打开来挨个看看,看完东西了在整整齐齐的还原回去。

  正看着,忽然们那边想起了一阵叮铃咣啷的声音。不好!屋主回来了!这下可把我急坏了,暗自悔恨为什么不早点走,非要看人家闺房,慌乱中想要藏起来,这一室一厅的小屋子往哪儿藏啊?!对了,床下!掀开被单一看,坏了!这床虽大,但却没有床肚,边框都是木板!急了慌张的赶紧打开打在墙上的衣柜,这里好歹进得去,立刻钻进去。柜子门有条不显眼的门缝,让我能看得见外面,我在柜子里把满天神佛求了个遍,这姑娘回了家课千万不要打开柜子换衣服!

  在柜子里我听到了门一开一关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了一男一女两个笑声。糟糕,这房子是一对情侣住着在,要是被发现了我估计跑都不一定能跑得了。惊魂不定间,又听到接吻的声音,女人发出了带鼻音的「嗯……嗯……」的声音,这么急不可耐,在门口就搞上了,透过这条门缝,我只能看得到床。所谓饱暖思淫欲,我这刚刚吃饱喝足,现在居然又有一场现场版AV可看,这次来真实收获颇丰啊,看来没走是对的,就算被抓了也值了。哈哈!

  正暗自庆幸,又焦急想要知道这对男女的情况的时候,忽然见这女人被从我看不到的地方扔到了床上,又被颠了起来。只是从门缝里看这女人一眼我立刻就硬了!这还没有脱掉多少衣服呢,这皮肤真是几乎可以说是吹弹可破,古人说如羊脂白玉,我看这羊脂白玉在她的皮肤面前也暗淡的多,脸上抹脂则太红,涂粉则太白。身材极为火爆,被扔在床上有回弹起的那一阵,乳波臀浪,此起彼伏,身材看上去一点也不胖,甚至算不上丰满,竟然在这样一个匀称的身体里藏着一对大胸和美臀。看的我血液直往下体灌。

  女人说话了:「你来呀,不是说要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这一声听的人浑身酥软,我真怕我受不了从柜子里跌出来。心里又在暗忖是什么样的人能拥有这样的角色尤物。

  没等我抬头,只见一条大汉往床上扑过来,皮肤黝黑,身材相当壮硕,门缝里看不清长相。壮汉把美女按在床上,伸手就撕掉了身上的衣服,在我看来简直就像是把美女撕掉开膛破肚一样心疼,却又是那么刺激!三下五除二壮汉就撕掉了美女身上全部的衣服,一对美胸小兔子一样调皮的跳出来,上面缀着两颗鲜嫩的乳头,美女这时候给我一种被剥光的白煮鸡蛋一样的感觉,妖媚里透着一股晶莹剔透。

  两人淫笑着,壮汉揪着美女白白的奶子说:「贱货,被强奸还这么兴奋,被我堵住了居然还要带我到你的家里来,是不是想让我以后经常过来操你啊。」
  美女抓着壮汉的手陪他一起玩自己的奶子,像是在鼓励他继续用力,对他说:「是啊,外面虽然也刺激但是没有家里玩的花样多哦~ 你不把我操死我就把你操死~ 」

  听着两人说的话我好像明白了,原来这不是一对,而是男人堵着女人要强奸,反而被女人领进家里玩,这女人,真TM是人尽可夫,有机会我也过来强奸她!
  壮汉松开一只手,「啪」一声一耳光打在女人的脸上,「妈的!老子是强奸你,给我乖乖听话!」看得我眼睛一愣,不过让我眼睛更加一愣的是美女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嗲声嗲气的对大汉说:「嗯……怎么只有一边,人家还有一边脸呢,这边也要……」说完竟把脸凑了上去,大汉冷冷笑了一声,又是一巴掌,不过这一巴掌要比刚刚一巴掌重的多了,打的美女整张脸扭向柜子这边,我立刻吸一口凉气,还好没有被发现。

  「啊……」美女被这一巴掌抽的大声呻吟,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大汉低下头,伸出牛一样的长舌头,从美女的逼开始,顺着阴唇、阴蒂一直往上,划过平坦的肚皮,越过乳沟,舔在美女的脖子上。在她的脖子上来回舔,吮吸。
  美女被吻得娇喘连连:「嗯……啊……你好坏……」

  这汉子也不懂什么情调,吻她的时候,双手也没闲着,把美女的奶子像捏面团一样揉来揉去,变成各种淫靡的形状。内裤还没脱,顶着高高的帐篷,龟头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小块,不知道是他龟头流出来的,还是顶在美女的阴部被美女的淫水打湿的。

  美女坐起来帮着大汉脱掉内裤,脸上还有被大汉打的红手印。大汉粗壮的阴茎立刻弹了出来,他的阴茎和他的人看上去一样,筋凸脉兀,虽算不上很长,却一副狰狞的模样。

  美女像是见了宝贝一样,迫不及待地贴上去,用自己的脸和鼻子贴着壮汉的阴茎和睾丸上,来回摩擦,看那享受的贱样我都想上去插死他。

  「啊……好宝贝……我喜欢你的鸡巴……嗯……好……我喜欢这个味道……
  我要尝一尝「说完就张开嘴巴把大汉的鸡巴含进嘴里,又吐出来含住他的睾丸吮吸,舌头把他的睾丸拨来拨去,然后又把鸡巴含进嘴里。趁着她把鸡巴含进嘴里的时候,大汉抱着美女的头,把屁股向前一挺,整根鸡巴都插进了美女的嘴里。

  美女面露难受的神色,却只换来大汉坏坏的笑,「哈哈……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就做个好人,让你这骚逼吃个够!哈哈哈哈……」

  美女虽然难受,但是并没有抗拒,反而抱着大汉的屁股,努力的迎合他干自己的喉咙,嘴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直到脖子的茎一有点凸出来,有点干呕的声音,壮汉方才罢手。美女吐出鸡巴,还不忘把壮汉的鸡巴舔的干干净净。

  「你坏死了……差点把人家插断气,可是我喜欢你这样对我……来……我把逼给你掰开,你快插我……把人家插死也没有关系,我不会报警的……快……干死我……」

  大汉受到了鼓励,也不答话,扶着自己的鸡巴直往美女的洞口而去,鸡巴一点一点深入美女的阴道里,美女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在享受这种被凌辱的快感。

  「啊…………」随着大汉完全把鸡巴插进她的阴道,美女终于忍不住深深的呼了口气叫了出来,「好舒服……快动……快动嘛……」

  「骚逼,老子干过这么多女人,你是最贱的一个!」大汉掐住美女的脖子,甩手又是一耳光。

  「嗯……我很贱……我喜欢……我是个贱女人……快操我……」

  大汉粗壮的身子压在美女身上像是大狗熊压在了小猕猴身上一样,做爱也不懂得什么技巧,每次都是重重地撞击在美女的花心,整根没入,每次插入都让这堆美肉激起一阵阵波涛。大汉像是一个虐待狂,做的时候不停大骂美女,屁股,奶子,脸蛋是重灾区,一座座山峰被打的上下乱晃,美女居然快乐的呻吟起来。
  「啊……我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打我……还要……用力……
  我的胸部……给你……打它……割下来送你……也可以……我是你的……身体也是……快……干我……「

  这么抽插了大概二十分钟,大汉忽然阴阴地笑起来:「哼哼……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会报警,因为,我没打算让你活着!虽然你这骚屄很合我的胃口,但是我手下从来都不留活口!」

  「嗯……好……干死我……被你……插穿了……杀了我……随便你……让我爽……杀我……随便用什么方法……」

  美女显然这是在说胡话,这个时候正在用背入式撅着屁股被干,大概已经被干到失神了,我心里却是一凉,暗叫不好,坏了,我只是要来偷点吃的,怎料到会撞见一宗凶案!我是出去还是不出去,不出去的话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被杀吧,要是出去,我又肯定不是那大汉的对手,怎么办?怎么办!
  正手足无措间,那大汉又说:「哈哈,骚逼,这可是你说的啊……念在你这么合我的胃口,我会让你在死亡中享受高潮。」说着,大汉拉起美女的两只手,让她的双手往背后高高的抬起,一点一点往上抬,美女的表情我依旧看不明白,透过门缝也看不真切,但是美女没有一丝挣扎,「咔嚓!」「咔嚓!」清脆的两声同时响起,美女的两只胳膊被大汉生生折断了!只剩皮肉相连!

  「啊!!!」美女大叫一声,叫得我是心惊胆战,这一叫声和之前明显不同,语调里带着一半疼,一半惊。

  让我吃惊的是只这一声尖叫,便又回复方才那断断续续地呻吟声,难道她真的不怕死?还是已经被吓呆了?反正我是被吓呆了,头脑里乱成一团。

  美女的胳膊晃晃悠悠地搭在两边,那大汉又抓着她的一边肩膀,一手抓着她的一边乳房,拎着美女那只豪乳,竟直接把她的身子拧了过来,面对着大汉。本来洁白的乳房现在又多出来一个爪印,美女眼神迷离的望着大汉,大汉下体依然在不停的抽插美女的阴道,双手却骑上了美女洁白的脖颈。

  「告诉你吧,你临死的时候,阴道会紧紧地收缩,那个时候我和你都会高潮的,贱女人,这是最合适你的死法了!」大汉狰狞的脸对着美女恶狠狠的说。
  「好……我是……贱女人……我是……残女人……」说完张大嘴巴,呼吸像是变得越来越困难。

  趁着美女张大嘴巴的功夫,大汉网美女的嘴里吐了一大口口水,嘴里恶骂:「呸!让你爽!让你爽死!」

  美女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把他的口水吞咽下去!脸色渐渐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

  我再也忍不住了,踢开了柜门,哆哆嗦嗦的对着大汉大喊:「住手!」
  大汉被我一惊,居然也被吓了一跳,可是他手里也跟着一用力「咔嚓」!又是清脆的一声,美女的脖子被大汉直接掐断了!美丽的人头耷拉在床上,没有一丝生气……

  大汉这时也回过神来,牛头瞪圆了眼睛盯着我,我脑袋一下空白了,直吓的两腿直哆嗦,蛋蛋都很不得往肚子里钻。早知道这女人会死,我就不出来了,现在也没有时间懊恼,只能想办法逃走了,身后是窗户,前边是门。肯定是不能往从他这边走了,只能跳窗。

  还好是二楼,跳下去应该不会死。大汉没容我细思,直接朝我扑来,两腿这时竟然不听使唤了,一动也不动。这可急死我了!却也一点招都没有,只是两手无用的往前做个招架的样子,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或者说压根忘了使。

  大汉轻而易举扑到了我,扬起拳来便要打我,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到了绝望,甚至没有反抗,我完全被恐惧给吞噬了,万念俱灰,只在思考被打死会不会疼…
  …坐地等死之际,忽然感觉点点温流落在自己身上,定了定神,不解地往上一看,是大汉嘴里吐出来的鲜血!拳头尚扬在半空,只是拳头却被一只纤纤玉手给捏着,再一看,大汉胸前也有一只沾满鲜血地美手!大汉尚未呻吟就轰然倒下,大汉身后站着的——是刚刚的美女!

  随着壮汉的轰然倒下,已经被杀死的那个美女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面前。我呆坐在地上,恍恍惚惚的依然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美女不是被杀死了吗?我亲眼见到她的胳膊和脖子都被拧断了。

  看到我一副痴呆的样子,美女笑了起来,脸上缀着壮汉溅出来的血,显得格外妩媚。扔开壮汉,美女赤裸坐在我的面前,完美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呈现我的面前。

  「没想到你居然敢冲出来救我,我以为你会在里面躲一整天呢~ 」我木木的坐在她对面说不出话来,她竟然早知道我在里面了!见我不说话,又妩媚地把身体往我这边凑了凑,问:「喜欢吗?」我吞了口口水,木讷的点点头。

  美女莞尔一笑,我定了定神,这才有胆量仔细打量这个美女,天哪,真的是惊如天人!一瞬间的念头:如果能和这个女人干上一次,死也值得了!

  「想什么呢?」她就这么用那勾魂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看得我十分窘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再次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你……刚刚不是死了吗?」我目光移到了她沾满鲜血的那只手上,颤颤巍巍的问她,「我亲眼看到他杀了你的。」

  「哈哈哈哈……我倒是想死,只是没人有本事杀我啊」见我盯着她的血手看,她反而把血手扬起来,抬到自己洁白的乳房前,又移到嘴唇上,伸进嘴里把一根手指来回做着进进出出的动作,那根手指上的鲜血也被舔得干干净,「你也想杀我吗?像他一样,我给你这个机会哦~ 」

  我想着大汉的死壮,咽了口口水,急忙摇了摇头。我虽然想干她,但是还不想这么年轻就死掉,虽然现在也一事无成。

  「别害怕嘛,给你两个选项,第一呢,我让你干一次,你可以学着那个大汉,我不会反抗,你可以用任何手段对付我,怎么折磨我我都会顺从你,但是你如果杀不死我嘛……」话刚说完,侧首看了看倒在一边的壮汉,又正过来看着我。
  「第二个选项呢?!」我确实很想干她,但是我不想死,连这样的大汉都杀不死她,反而死在她的手下,我才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第二个选项啊,本来应该是你不和我做爱,我现在就杀死你。」我惊得一震,她笑了笑接着说,「念在你有心救我又对我这么恭敬的份上,饶你不死,以后跟着我一起,可能会有危险,不过自然有你的好处。」

  我一听大喜过望,反正我也是一事无成,已经到了流落街头的地步了,现在居然有了分差事做,好歹不会挨饿了。只是我还是有疑问:「你长得真么好,又能徒手打死这么强壮的人,为什么还需要我,我什么都不会做,也什么都不懂。」
  「这样啊,这么说你是选择第一个喽?」说着扬起那只血手。

  我赶紧回答:「第二个!第二个!我愿意跟着你,做什么都行!」对她的印象又立刻回到了那个杀人女魔头的形象上,不及时作答她真的可能会杀了我。
  「那好啊,你叫什么名字」美女依旧是那么淡定的问道。

  「赵……赵子明,你呢?你叫什么?」看她似乎不是不打算杀我,我的胆子也大起来,便问起她的名字来。

  「我啊,你要喊我主人……呃……算了吧,你就叫我小瑶好了。」

  「我愿意跟着你,可是,我应该做些什么?我真的未必能帮你。」我还是很疑惑,毕竟,如果带着我,说不定还是个累赘,我也担心她会让我做些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情,虽说她这次杀的是恶人尚且情有可原,但是看她杀人的那老练手法,也不像是什么善茬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需要多问。对了,被这那家伙干了这么久,我有点饿了,去冰箱拿些吃的给我,你如果你也饿的话就多拿点。」小瑶略带慵懒的站起来,修长的身体十分诱人,洁白的胴体上挂着斑斑血迹显得格外耀眼。

  我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正准备去冰箱哪里,猛地想起冰箱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我吃的差不多了。尴尬的看着她说:「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了……」这么站起来一比,发现小瑶比我足足高了半个头,我个子虽说不算高,但是也不能算是矮子,这么一比,更显得她身材极好。说着说着,我的下体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此时又不敢遮掩,显得更加尴尬。

  小瑶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还是那淡定的口气:「算了,反正我吃不吃也无所谓,只是想吃了而已。你这小子倒是吃饱喝足了,现在打起我的注意来了啊?」
  言毕,略带挑逗的看着我的「小帐篷」。

  我赶忙讨饶,顺带讨好的说到:「见到你这样的美女,只要没有问题,恐怕都会有想法的。」

  「哟?嘴挺甜啊?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对我,都有些什么想法?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实现呢?」小瑶媚眼如丝,淫笑着看着我。

  我一时语塞,一方面是不敢说,另一方面也确实是说不出,因为脑子里只有干她的冲动,真要我说出来,真的没有细想。不过刚刚壮汉和小瑶在床上的一幕幕不停地在我脑子里闪现,他们的玩法给了我极大的冲击,虽说当时因为恐惧吓的浑身血都觉得凉了,但是下面却依然硬着在。可却无从说起,又怕说出来惹怒了她。到嘴的美肉,脑子里却一片混乱,嘴巴支支吾吾说出话来,眼睛也不敢正视小瑶那勾魂的眼睛。

  小瑶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脸凑过来,低下头小嘴贴着我的耳朵小声地说:「是不是想跟刚才他对我一样啊?」

  我看了她一眼,窘迫的低下头,这窘迫一是因为被他看穿了心思,无言以对,再就是在这样一个女神般的女人面,难免有些自卑。倒是小瑶大方的很,在我脸颊上突然温柔的吻了一口,说:「好吧,我满足你,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不用担心后果,我不会死,也不会杀你。」说完温柔的看着我,刚才的万种妖媚刹那间不见了!有的只是贤妻良母般的温柔婉转,我还能感觉到她刚刚在我脸颊轻吻的温热,这温热仿佛是要融化了我一般,心中蓦地腾起一股热流,暖了整个胸腔,涌进身体的每个角落。我痴痴地看着她,看着她清澈的眼睛,天使般的面孔,一股热血直往脑门冲,忘了她才杀了人,忘了身边还躺着个死尸,好像命中注定我会遇到她,会和她续一段缘。也不知是从哪儿鼓起来的勇气,冲上去抱着她吻向她的双唇。她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却又立刻镇定下来,冲我微微一笑:「小坏蛋,我先去洗澡,清理一下身体,你要趁这段时间仔细想哦,任何手段我都可以接受。对了,把他的尸体扔进刚刚你呆的柜子里,清理一下,待会见~ 」

  「嗯!」我现在充满了力量,但是却有点不忍心对小瑶做出太过分的事,就这么纠结迷糊着的状态,费劲了力气把大汉装进了柜子里,关上柜门,这货可真沉。倒了杯水正想要喝,浴室里传出小瑶的声音:「子明~ 你过来帮我擦擦背~ 」

  我一听可开心坏了,忙应者一声「好!」立刻脱了精光走向浴室。隔着磨砂玻璃看到小瑶那曼妙的胴体映出的轮廓,凹凸有致,人影回晃,像是化作美人的水蛇在扭动腰肢。听我到来,小瑶调皮的把硕大的奶子贴在毛玻璃上,从外面能清楚的看到被挤压的双峰,两颗娇嫩的乳头清清楚楚的在我面前。真的好美好美~ 我尚未从那变形的双峰的沉醉中缓过神来,毛玻璃上又多了一个鲜红的唇印,小瑶又把火热的双唇贴在了玻璃上,顷刻间就击溃了我的神经!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杀人放火我都愿意做!

  那厢窃窃一笑,离开了玻璃,拉开了玻璃门,略带娇嗔的说:「还愣着干嘛,快来给我擦背!」

  「哎……唉……好……来了来了」我猥琐的笑着进了浴室的门,顺手关上。
  拿起毛巾就要给他擦背,不料她却忽然蹲下,正面对着我,捧起我半软不硬的鸡巴,翻开包皮,其实我很多天没洗澡了,那里更是没有清洗,一翻开来就能闻到阵阵腥臭味,可她似乎是全不在乎,讲我的龟头含进嘴里,来回吞吐,温柔的用舌尖扫过龟头和龟头根部每一个可能有污垢的地方。我的龟头在她的嘴中渐渐的变大,其实本来一直是硬着的,只是被她在外面温柔的样子融化了身体,反而没有了一丝冲动。

  我的阴茎只是一般尺寸,算不上大,比不上那大汉的雄壮,此事已经涨大到它能涨大的极限了,小瑶仰着头微笑着看我一眼,干脆跪在了我的面前,卖力的给我口交,仿佛此时我才是主,她才是奴,全然忘了刚刚我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情景。

  我手摸着小瑶的头,轻抚着她的秀发,仰头小瑶给我的服务。不多时,她吐出我的鸡巴,调皮的跟我说:「嗯~ 鸡巴已经帮你清理干净了,一起洗吧,洗完了做你想做的事情~ 嘿嘿~ 」不想她突然停止,可我也已经满足了。毛手毛脚的洗完澡她立刻牵着我的手上了床,他的手青筋若隐若现,不似那般柔软,可是摸上去确实那般的舒服。

  「你真的不会死吗?」我还是不敢下手,也不想下手,因为她太完美了,我不忍心。平日里我连鸡都不敢杀,何况是对人?小瑶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提包,从里面翻出一把匕首来,我看到了一惊,她要做什么?杀我不成?

  只见她拿着匕首躺在床上,又让我对着她坐在她的腿上,「来,握着匕首,两只手,刀尖朝下。」我不敢不从,只得照办。「想看看我的身体里什么样的吗?
  剖开来看看~ 「虽说有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吓坏了,急忙下床欲跑,却被她抓住了双手,带着我的双手,刀锋慢慢降到了她雪白的皮肤上,继续用力下沉,我想挣脱却无奈小瑶这般力气。匕首只遇到了稍微的阻力,便轻易的刺进了她的皮肤。从肚皮落刀,一直往上快划到了喉咙,我先是吓破了胆,定了定神,却又发现无比的兴奋,浸在一汪鲜红中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器官,心脏在规律地跳动着,我看向小瑶的脸,没有一丝痛苦,反而比我还兴奋。不过伤口立刻就复合了,连个疤都没有。

  我震惊的问她「疼吗?」

  「疼,但是疼痛感并不强烈,跟快感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现在可以放心的完了吧?嘿嘿~ 」小瑶依旧是那么调皮。

  「嗯!」我话音未落,就用手粗暴的抓住小瑶的奶子,本来雪白的奶子上立刻多了几道血红的爪印,小瑶则是一副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的神情:「嗯……对……就是这样……你真棒……学的真快……」听到小瑶的话,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猛地用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把她的奶子她身上扯下来!小瑶吃疼,面露痛苦的神色,却还不忘鼓励我「加油……坏了……不要紧……抓下来……奶子……送给你……」

  高高举起拳头,一拳打在小瑶的小腹上,小瑶立刻疼的蜷成一团,我站起来又是从后一脚,重重的踢在她的屁股上,小瑶又立刻伸展开来,本能地伸手想要去护住自己的屁股,趁着这个时候,我一脚踢向小瑶的阴户,竟踢得淫水四溅。
  小瑶立刻大叫起来「啊……啊……那里……还要……你踢人家……什么地方……

  都好爽……继续……我还要……把他踢坏……踢坏了……就……不要了……你怎么玩……都行……「

  我立刻一脚跺在小瑶的阴户上,我的脚感觉到了她的淫水,弄湿了我的脚,我拼命地踩,用力地跺,踢得小瑶浪叫连连。真实太过瘾了,太刺激了,做爱居然可以这么刺激,真是不枉此生!小瑶还在浪叫个不停,的淫水也流成了一片,脚踏在小瑶的阴户上用力的踩踏摩擦,小瑶不由夹紧了双腿,微微抬起,像是并排的两节白玉。

  我的脚离开她的阴户,走到床头,小瑶眯着眼睛迷离的看着我,对我投来赞许和鼓励的目光,不过回以这暧昧的眼神的,不是温柔的呵护,而是重重的一脚,跺在小瑶的脸上,小瑶天使般的脸庞立刻变了形,扭曲成一层层肉堆。

  「闻到了吗?贱人,这是你骚逼的味道,我还没干你你就湿成这样,被打也会湿,贱人!」我早已被欲望占据了头脑,也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竟然这样对她大爆粗口。小瑶顺从地从她那变形的脸上伸出丁香小舌,温柔的舔着我的脚,一阵温热和爽快感由脚直攻心头,再扩散到四肢和脊椎,舒服透顶。仔细看了看小瑶的舌头,看不见味蕾和舌苔,似是鲜嫩的玫瑰花瓣在水中曳曳摇摆。这激起了我的摧残她的兽欲,一脚踩住她湿湿滑滑的舌头,顺势将几根脚趾塞进她的嘴里,用力踩踏,小瑶估计是怕牙齿割伤了我的脚,用嘴唇和舌头努力包裹着牙齿,却被我用脚把嘴掰开,原本的樱桃小嘴被我掰大了两倍以上。

  小瑶却只顾贪婪的吮吸,比她给柜子里那位口交的时候还要卖力。我的鸡巴快要涨爆了,赶紧提枪上马,命令她像母狗一样背朝着我撅起屁股,握着自己的阴茎在她洞口润湿一下龟头,屁股用力一挺,整根鸡巴「扑兹」一声整根没入她的洞里,小瑶应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看来她和我一样,都很享受插入时的那一刹那带来的快感。完全进去后,不急着抽插,小瑶却已经急的不得了,不停地把她浑圆的屁股向后拱。

  我微笑着把双手伸到小瑶的胸前,将她整个身子提起,我的胸紧紧地贴着她的背,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朵上,伸出舌尖来从耳后根撩起,「啊…………」
  小瑶再度失声大叫起来,我没有停,轻轻含住她的耳朵,在嘴里吮吸,灼热的气息回荡在她的耳朵里,「啊……嗯……嗯……」不理会小瑶的享受,一个恶念蹦上我的心头,一口咬在小瑶变得粉嫩的雪白耳朵上,顺带一撕扯,整只耳朵掉了下来。鲜血立刻兹兹冒出,流在小瑶雪白的身体上像是绣了一朵朵花。赶忙吐出来,我不太喜欢这鲜血的味道,虽然是如此绝色美女的鲜血。小瑶双手向后揽住我的屁股,让我用力往里顶,丝毫不在乎耳朵上的伤。

  见此情形,我两只手放开小瑶,鸡巴用力向前一顶,小瑶顺势向前摔倒在床上,嘴里还若有若无的呻吟道:「就是这样……好……舒服……快……干我……
  折磨我……不死真好……把我……大卸八块……也没事……我喜欢……快……嗯……啊……母狗好……舒服……「小瑶的叫声随着我抽插的渐渐加速也在慢慢变大,变得凌乱」啊……被插……真好……大鸡巴……干死我……大鸡巴……插穿……我的……骚逼……那里……好爽……「

  我轻轻抚了抚她的背,如此细腻爽手,手指没有一点阻碍和摩擦,可这又激起了我破坏美好事物的欲望。顺手抄起方才的匕首,用刀尖在小瑶洁白的背上瞬间划出一道血流,两道……三道……一直写上了「母狗小瑶」四个字,鲜血顺着小瑶的腰肋汇成一股股细流滴在床上。「真希望你这里的伤口永远不会消失,这样我给你留下的母狗记号就能永远保留下去了,哈哈哈……」我调笑着小瑶。
  「嗯……消失了……也没事……我愿意……永远做你的……母狗……怎么玩……都行……我愿意……死在……你的大鸡巴……」小瑶恍惚地回应着我,随我的身体有节奏地一躬一伸,鸡巴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大概十几分钟过去,我感觉快要射精了,便将匕首往小瑶身上一插,整个刀身没进小瑶的身体里,只剩刀柄漏在外面,小瑶吃疼,浑身肌肉一阵收缩,阴道比我刚进去时还要紧了许多,我彻底放开精关,一股一股射进了小瑶的身体里。小瑶亢奋的大叫:「啊……啊……啊……射给我……都射给我……给我……好热的精液……啊……好幸福……做母狗……真好……」

  一股股的射精,射得时候我握着露在外面的刀柄,因为射精的时候太过激烈没办法控制好身体,握着刀柄的手不停的乱晃,晃得小瑶的伤口越来越大,她的阴道却也越来越紧,让我舒服透顶。也不禁失神的呻吟起来:「啊……啊……啊……」每射一股,便呻吟一声。射完便搂着小瑶的腰伏在她身上。小瑶没有倒下,依旧是跪卧的姿势,一个不留神,我从小瑶的背上滑了下来,倒在床上,仰面看着看着小瑶伤痕累累的美丽面孔,不觉心中一阵后悔,射完精后男人大多会有一丝失落和罪恶,我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小瑶的脸,略带疼惜的说:「对不起,我…
  …「话未说完,便被小瑶用嘴唇掩住了嘴巴,舌头一阵缠绵,像是两条蛇缠在一起交媾,彼此的黏滑的口水交混在一起。我才渐渐入境,正享受着她的舌头,小瑶却又调皮的抽舌而去,抛给我一个调皮的眼神和羞涩的笑。我不再多说什么,只憨憨地对着小瑶笑。

  「还笑!我背上扎着刀还没拔出来呢!」小瑶故作嗔怒的对我叫道,只是脸上依旧挂着羞涩的笑。我恍然大悟:「对对对!刚才忘光了!」翻身起来拔出了插在她身上的匕首,现在见血却让我有点眼晕,想到刚才做了那么多狠事,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刚刚拔出匕首,伤口便慢慢聚合在一起,也不再流血,眨眼间便恢复如初。我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理解的范围,和刚刚伤害她身体时候不同,现在的我已经冷静下来了,不自觉又惊奇地看向小瑶,小瑶「噗嗤」一笑,转身躺在床上,看着我说:「走,跟我去我呆的世界,再告诉你为什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